御宅屋 > 言情 >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

  作者:二朵喝茶  最后更新时间:
被太子殿下戳穿身份的傅宁榕做过最错的一桩事便是为了摆脱太子,给他下了药。——还妄图把婢子送到他榻上。她天真的以为,有了别人,谢渝就不会动她。风雨欲来。婢子没能献身。反而是傅宁榕腰被钳制着,被人挺身,像树叶一样被肏弄得四处摇摆,大力贯穿到底,一下一下重击到灵魂溃散。全身上下都被男人的气息包裹着。那人像地狱来的恶鬼,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傅宁榕耳边,像是要把她烫化一样,每一句话都让她胆战心惊:“想摆脱我?!”“这辈子都不可能。”hhhhhh 1v1 架空古言 半强取豪夺 强制爱
最新章节 :番外:谢宁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最新9章节

番外:谢宁
番外:书房play(下)
番外:书房play(上)
番外:孕期play(下)
番外:孕期(上)
154:终章
153

。。。前往手机版阅读

“你怎知想将你囚于殿中日日肏弄的是我?”
怕是在床上,也得叫婢子骑吧?
那位心狠手辣的太子殿下
将满是黏液的手拭净(400收加更
“不没让你用身子?用手。”(微h
暴涨的青筋磨得她手心生疼
身体爽得绷成一张弓,却还死死咬着他不放
被抱过来,箍着腰直压在榻上
阳具的灼热感似乎还停留在她掌间
这么大的东西含进去,嘴会被撑破吧?!
被肏了也没法说(微h
“敢喊人过来,信不信我当场肏了你?”「Р
“要不要让碧儿伺候您?”
小腹那团火热往上挺翘着,似乎还不满足
“吮一吮,牙齿不要靠得太近……”(口h
“你先别哭了,好吗?”「Рo1⒏аrt」
“趁你兄长身居高位,让他帮你参谋婚事。”
要说也是先有爱慕,再是欲念
舌尖分开她的唇齿「Рo1⒏аrt」
“孤说让你出去。”
“你们这兄友妹恭,关系倒是挺好。”
难耐地蹬着腿,插弄的猛烈而迅速(微h600珠
她的穴儿小得可怜(微h
“怎么天天束着还那么大?乳头都硬了,是不
刑部最为毒辣的手段,在他面前都显得十分温
握起她的小腿,插进腿缝里磨着弄出来
“你说,你舒服么?”
肏手都这般了,那肏穴,该有多爽?「Рo1⒏
“主动吻我和在这里帮我弄出来,选一个。”
使着手段诱哄她(1800收加更
软嫩的肉蚌在他的挑逗下一开一合(微h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刚才还爽得闭着眼喘息
“喜欢什么姿势?现在这样喜不喜欢?”
“待会吃肉棒的时候也要那么认真好不好?”
骚水清甜,咕叽咕叽喷个不停「Рo1⒏red」
令傅宁榕意识到,她如果再不动手的话就真的
若是有了别人,谢渝是不是就不会动她?
穴水潺潺,她却羞耻地发觉自己更湿了(微h
“有本事设计把婢子送到我床上,怎么没本事
“再动?!小逼想被肏烂就直说!”
谢渝咬牙切齿,硬撑着门框,颤抖得不成样子
“要是敢跑的话,那就肏死你!”(h补昨天更
剧烈地耸动了几下,呜咽着嘤咛着,爽得眼泪
“你想想灌了我几杯下了药的酒,就该知道自
“你要不想吃,那我们就继续。”(微h
这张小口馋得不行,一边吃着,还一边吐着水
擦到唇边的时候,她甚至还会主动伸出小舌来
“昨日肏得深,要涂里面的,你自己够得到吗
“别呛到,这里还有很多。”「Рo1⒏red」
大概是个小剧场,大家中秋快乐!
快慰蔓过四肢百骸,穴里耸着不断痉挛(微h
他也愿意顺着她的意思假装成这副模样,来博
手指在穴口打转,淫液都被拍成了细沫(微h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像是攀在他身上自己耸动着(h
“深一点是吧?那你在上面?”
他含过,吮过,也吸过,甚至这对奶子还夹过
肉茎蹭过细缝,竟是直接重重地坐了进去
“你说,这里会不会已经有我们的孩子了?”
没法回应谢渝那么热烈的感情,傅家也不会允
勒令她一直佩着,无论如何也不许摘掉
“听话,自己揉揉奶子,也别夹我,会让你舒
让她臀部翘着,整个人调了个姿势趴在他大腿
主动贴上她的唇瓣探进去轻吮(微h
带着这一身的血腥气去见?别再将她吓得不去
尽管一向清冷高贵的雀儿在他身上被肏得脖颈
蘑菇头破开层层花穴,强势地侵入,直肏进湿
“明明已经睡了我,却又在这之后还躲着我?
他要时刻提醒她,他们之间发生过多么亲密的
不像血腥味,倒像是一股子石楠花的气味
“说不定他这次迟了回来,就是上了旁人的床
这种感情不便宣之于口,她也不敢随意戳破
“那你也要知晓分寸,倘若哪日过了火,就算
那双手还想要的话,就赶紧把它从阿榕身上拿
“你要好好说,好好的请求,旁人才能听你的
怎么都算不上清白
众人眼中的惊羡之意难掩
“抱够了么?孤来了,你可以滚了。”
她尚还年轻,且又是一贯支持他的傅家的人
既已发生,惋惜再多也没有意义
他不受控制地快抽快送,横冲直撞,次次深入
“自己看看,能逃得掉吗?今晚这个时候,你
“我需要检查。你自己脱还是我来?”
一双玉乳晃得淫荡,剧烈地抽插撞击刺激得她
干得骚逼一缩一缩,被肏得只知道淫叫(h
并着两根手指笼着,对着粉嫩逼穴直接扇了上
没有刻意数她高潮了几次,可能六次,也可能
是极为舒爽的性爱,是将死般狂烈的愉悦(h
蜜液四溅,用手勾勒着她靡靡淫液交织的发,
“非得治你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不可!”
床榻边亵衣还散落着,床上白浊清液一片
每次在她床前踱步时,他的手心发满了汗,几
是要固步自封还是苦守维持着所谓的正义?
他早就愿意将自己完完全全献上给她
“现在不愿,往后总有你愿意的一天。”
只需将她往榻上一放,她能爬到他身上,掰着
平时需要勾兑到酒水里的春宵散,她就那样直
沾了迷药的手帕直接捂住了她的口鼻(小修
她现在好乖,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除了花
鸡巴啪啪往她阴蒂上甩得很重,骚逼哆嗦着喷
用自己的花蒂撞向灼热的性器,撞一下、抖一
“自求多福是好,孤也愿你能多活一阵。”
铜镜上那些濡湿痕迹,前一刻她还被他抵在上
按在镜子上掐着细腰玩后入,铜镜上被喷满水
懊悔伴着每一个不眠的深夜,他甚至开始怪自
没人再唤她往日的名讳,直至这条生命逝去她
挺动着腰身,不顾阻拦,捧着她的脸次次诉说
他才不要和她好聚好散
她也算见过了他最狼狈的一面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爬着挨过去给她舔,她越受不住刺激,他还偏
额头同她相抵,亲亲她的鼻尖低声下气地同她
只剩最后一张底牌
既指望着她振兴傅家,又在这等事上让她不要
夜渐深,她睡着了,而他久久未眠,脑子里逐
肏得久了,每次拔出来弯钩扫过阴蒂时,到处
“你怎么不说我们身份成疑,也把谢凛扔进牢
“这还不好验?自然是验身啊?”
她的发丝掠过他脸,好像也已经擦过他的唇
推开他反倒又继续蹭上去,声音带着些沙哑感
不敢多想,如若谢渝出了什么事,她真的会崩
“别怕,我会护住你的。”(3500珠加更
后颈上似乎探上了一只手,那只手带着冷气,
精液糊了满逼,黏稠的浊物射得很深,整个甬
就连被肏入了宫口、即将要被精液射满胞宫都
他的阿榕怎么那么好啊,好想以身相许,一辈
指缝里露出喜不自禁的笑,他说他只是在后悔
年复一年,日日陪伴,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那
这几日在南川风陵渡的日子于谢渝是一种很新
他却还是嘴硬,捂住她的眼睛又接着吻她(一
耳语轻轻,风声里好像也掺杂着她的声音,夜
已经成婚,也已经接受过世人所有的美好祝福
“你兄长成婚、觅得良人乃是好事,你哭哭啼
不过半日,傅宁榕同谢鹤怡被赐婚的消息就传
身体颤抖着,抖成这个样子,不用说都知道一
“我身上的衣衫,你帮我脱掉好不好?”(微
“你自小身体羸弱。我是你兄长,有些事自然
白皙脖颈上满片满片的吻痕露出
高堂明火,一室透亮,红烛燃到天明(h
烛液如绽放的火花,不知道下一刻会淋到哪里
“不过你以为孤是多仁慈的人?你说什么,孤
埋藏了这么多年的真相终于水落石出,傅宁榕
他现在是有家室的人,惯不能同这些独自一人
一边照顾着他有孕在身的新婚妻子,另一边又
“我也很想给我们感情一个归属,给你和我,
会是他和阿榕的孩子,他们之间情感的维系
149
148
矜傲的太子殿下从没想到自己会有为爱折腰的
152
151
150
番外:孕期(上)
154:终章
153
番外:书房play(下)
番外:书房play(上)
番外:孕期play(下)
番外:谢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