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节

圈养 作者:如水一方

      的意味,又好像是种特殊称谓,以此证明她是属于他的人,让她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他顺势揽过她的腰,伸手解除碍眼的外套,递给一旁的阿姨,吩咐说:可以开饭了。
    四菜一汤,两条青鱼,乌j炖蘑菇,还有她自小最ai的豆腐脑,简单的家常菜多是出自他手。
    陈子鱼在饮食方面非常迁就她,有时会亲自下厨煮给她吃,而且他明明是从不吃青鱼的,嫌弃冰冻太久失去原味,沉淀什么不g净的东西,却唯独因为她喜欢,他才去尝试吃一些。
    饭后,她从他风衣的口袋里掏出车钥匙,转身问他:要不,我送你回家?
    他坐到沙发上,逗弄那只小博美,头也不抬:你这儿怎么看都舒心,真想赶紧搬进来住,敛着眉:可惜你爷爷是老古董,我们一举一动他都要了若指掌,真够心烦的,让我休息会儿再说,好么?亲ai的。
    她点头,既然他开口,她都会遵从。
    **
    车子下了高架桥,再往左拐一段路是安宇莲花大厦。
    因这时节的缘故,金seyan光洒满路面,岸堤边的垂柳ch0u出细细的neng芽,青翠柔媚,像河池中初绽的莲。万物自四月已是茁壮生长,一片娇neng的亮se让整个城市都显得格外生动。
    到格子间,她负责同步更新网站信息,收发邮件和影印所需文件,多是琐碎的小事,不需要开动脑筋,做起来格外枯燥,况且她站到影印机边已两小时有余,踩着高跟鞋更是加大难度,腿站得麻了。
    这时秘书室的一位小姑娘面se苍白的捧着小腹,一步步挪到她面前,指了指茶水间的方向:微微,mc提前了,我要到卫生间蹲会儿,待会儿你把剩下的咖啡端到会议室。
    她看了眼小姑娘惨白的圆脸,赶紧点头:好,我知道了,你赶紧去,身t要紧。
    小姑娘才走没多久,她端着茶盘到yan台隔壁的圆桌会议室,隔着偌大的透明玻璃窗可以看清里面的景致。
    圆桌旁三十个座位,凑满了人,多是安宇集团的骨g,其中不乏白须白发的老者。
    她低头看了眼骨瓷茶盘中滚烫的咖啡,心想,老年人喝咖啡对身t不好,容易得脑血栓。索x仔细数了数人头,回头倒掉咖啡,到茶水间找茶叶,只有普洱和毛尖摆在博古架上,返回座位找出上次陈子鱼托人捎给她的大红袍,到茶水间重新煮了滚水,泡茶。
    再到会议室,因着她的到来,满室陷入寂静,周立显没料到是她,皱眉看她,她表情平静无波,动作轻柔地摆放好茶杯,ch0u了茶盘,转身走出会议室。
    回到影印机旁继续作业,小姑娘找到她,声音虚弱地和她道谢。
    她抬眉笑了笑,
    低声说:小意思,太客气了。
    小姑娘刚走没多久,周立显进门,倚着门框,问:大红袍是你私人的?
    她点头,应了声是。声音轻轻柔柔的,低眉顺目的样子,分外好看。
    周立显这时想,她以后定然是贤妻良母,守着丈夫儿子安心生活的那种温顺nv人。
    略微愣神后,他问:还有么?
    她又是点头,嗯了声。
    周立显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去泡杯给我。
    她意味不明地哦一声,转身出门,到格子间取了大红袍来孝敬他。
    周立显看她提壶泡茶的动作颇有些专业茶道的功夫,不觉轻笑出声:到底是苏家的人,做任何事都注重细节,不得不承认,有时细节决定成败。从她手中接过茶杯,和她说:那群老家伙和我争论三个多小时,多亏你泡茶给他们润润嗓子,让他们以为我来者不善,提早结束会议。
    她笑一笑,低头继续做事。
    周立显沉默地站到一旁,看她。香奈儿的短裙换成了整洁g净的白衣,衬得俏生生的脸,眉目如画。
    周立显笑了笑,打趣她:我外套莫非是被你私藏了?说的是上次地下车库借她外套避寒的事。
    她没抬头,回答他:送到g洗店,留个地址给我,明天送到府上。
    他点头,算是答应,其实完全没打算要回外套,看到她这儿没什么大事,正好他也闲着,想随意和她聊几句打发时间。
    逆着斜yan,周立显看她笔直地站在墙角影印,左手抱着厚厚的一沓资料,右手在半空中弯曲成半开的兰花形状,等着影印机吐出资料。
    他将茶杯放到一旁的桌台上,走过去,伸出手要接她左手抱着的厚厚资料,灼灼的眸子望向她:给我。
    她抬头看他,白皙英俊的脸,嘴角微微含笑,一双深潭似的眼睛,看不到底。
    她望了眼影印机旁寥寥纸张,想了想,最多不用三分钟会全部完成任务,遂摇了摇头:谢谢,不用你帮忙。
    他目光闪了闪,眼神晦暗不明,静默了两秒,突然伸手抓住她右手手腕,近乎强势的将她抱着的沉重资料夺过来。
    他突然靠近,拂面的气息夹带着浓浓的古龙水香味侵袭般扑鼻而来。
    她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他,心脏因他突然的亲近停跳了两拍,呼x1一窒,仓惶中她仓促地将身t后仰,后脑一下撞到墙面。
    她闷哼一声,半蹲身子,r0u着被撞的部位,愤懑地瞄他一眼。
    他嘴角的弧度上扬,牵出一个温柔的笑,脸上摆明了幸灾乐祸,声音却意外地温和: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起来?
    不用。她闷声闷气地说。
    横眉怒对时脸上浮现浅浅的红,像极了雨后铺张在天空中的晚霞。
    他代替她站到影印机旁,一边作业一边抬头和她说:我原以为你会受不了这样繁琐枯燥的工作,待两天就会不声不响走掉,冲她一笑,眉间隐隐有飞扬之se:不得不承认,你超出了我的预估。
    苏微想起,毕业前夕爷爷苏有民和她的那次谈话,很严肃地告诉她:我要你抛弃一切身份顾虑到安宇集团,和那个不可一世的周立显学习三个月,三个月后你再回来帮助我。
    她想,周立显肯这样处处帮她,大概是爷爷暗中关照过。
    她讪讪的低头,和他说了声: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求仙nv们撒花,评论,ヾ(≧へ≦)〃[嗯!]
    3.暗涌
    离开时,她让他先走。
    他敛眉看她,走到她身旁,弯着腰,问她:你在担心什么?
    她逃避似的后退一步,与他保持半臂之距,摇头:什么也没有。
    看我眼睛说话。
    她感觉他又进了一步,因有温热气息喷到她前额的位置。她不敢抬头,知道自打他们第一次见面后,这个周姓的男人好像有目的接近她,她本能地感到他是个危险人物。
    她将视线投注到墙壁繁复的装饰壁画上,那里有凌霄花攀援而上,她低声说:周总,我是普通职员,不想引起太多关注,所以……
    不可能。他打断她的话,说:你穿着的任意一件衣服足够这里员工闷头奋斗半年,你手上的腕表全球才发行五款,更别说每到下班时间楼下准时会豪华车接你,你觉得这样张扬的你能不引起关注么?
    她惊讶地抬头看他,不知该说什么为自己辩解。
    周立显皱着眉头,抬手,看了眼手表,将近四点十分,开口和她说:去准备一下,晚上员工有聚餐,不要迟到。
    她眉心微不可见地皱了皱,抱了桌台上影印好的资料,和他点头道别。
    将资料放到人力资源部后,躲到电梯口给司机提前打电话说不用来接她,她会自己打车回去。
    他们聚餐的地址选择在闹市口碑很好的上厢房中餐厅,这是很多4aj写字楼员工聚会的场所,环境清幽,大厅的吊顶全是水晶灯,气氛很好,他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举手投足间是领导者的天之骄子姿态,冲手中拿菜单的服务员一笑:nv士优先,让她们点单。
    有nv同事痴痴笑出声来,笑声很甜,好像得到最美好的告白一样。
    之后菜单传到nv同事手中,每人都必须点一样,当菜单传到她那儿时,她选了最简单的冷饮,西瓜汁。身旁有人大力地猛拍她肩膀:唉哟,微微,你和周总客气什么?别给他省钱。
    她抬头很尴尬的笑,另一只手下意识去r0u了r0u被猛击的肩膀,心想:这人下手怎么那么不知道轻重呢?
    周立显正忙,身旁的主管伸头和他说几句话,多是关于工作上的事,也有关于医疗器械收货人私下反馈的信息。周立显一边听一边动手给汇报的管理g部斟酒,惹得那人一副受宠若惊、不胜惶恐的样子,又是一阵轻笑。
    之前她对周立显的医疗器械公司知之甚少,只听爷爷说过这人做医疗生意时为了抢走对方的客户资源,不但降价,甚至会尽一切手段实行贿赂之事。
    来到安宇集团以后,才知道周立显名下的安宇不仅仅做医疗器械这个项目,还有制药和投资了药品开发的研究所,这些庞大的医疗机构全由周立显一人单独完成调度,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周总,下个星期我们还来这儿聚会吧。一个戴眼镜的nv同事高兴地说。
    苏微认得她,她是研究所里的一位硕士生,记忆力异于常人,过目不忘,尤其擅长配药和制作麻醉剂。
    你要以什么名目聚餐?周立显笑了笑,问。
    看帅哥啊,每次见到你我都jing神百倍,到实验室工作腰不酸了背不疼了手脚麻利身t倍儿bang。你是我偶像啊。
    她刚说完,在座的众人皆是哄笑。
    嗯,中听。周立显说:年终时单位员工一起到国外旅游,地点由你定。
    哇,nv生露出惊喜雀跃的表情,说:太好了,周总万岁。
    没过多久,苏微手机响了,看来电显示是陈子鱼手机号。
    她转过脸,背对着席位,接听。
    陈子鱼问她,怎么还没回家。
    她小声地说,单位有聚会。
    怎么又是聚会?昨天不是已经聚会了么?陈子鱼声音里有些不耐烦,好像嫌弃她的工作不务正业。
    她解释说,昨天那个是迎新会,迎接新员工的,和今儿个不一样。
    刚决定到安宇上班时陈子鱼是反对的,因筹措婚礼的缘故,要选房装修,购置家具,添置家用电器,发帖请人,甚至细节到家中园子里种植什么花,都落到陈子鱼一人身上,再加上陈子鱼是有工作的,是个不b周立显清闲多少的领导者,不过是爷爷苏有民一再坚持陈子鱼才碍着长辈的面子勉强同意工作这事儿。
    陈子鱼问:在哪家餐厅?
    她下意识地报上地址,待反应过来才说:你要地址做什么?
    陈子鱼说:我马上就到。说完便挂了电话。
    她心中g着急,她公司的聚会,他参合来做什么?
    那边有人揶揄她:微微,聚会还不忘和男人煲电话粥,你忒不厚道啊。
    她没有抬头,听声音就可以认出这人是在电梯旁取笑她那几人中的一个。
    周立显眼神不露痕迹地掠过她,说:上酒,大家要敞开怀喝。
    话题因周立显一句话轻松转移,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为她解围,抬头看他,这时包厢的光线极好,周立显的脸,极好看,清风明月似的清俊。分明是一张祸害红颜的脸,偏偏气质透着那么一gu慑人的冷峻。
    此时,包厢的门被打开,进来的是陈子鱼,看到她,脸上带着笑,走到她身边,伸手r0u了r0u她肩膀,俯身低头,亲昵地在她耳畔笑说:乖,告诉我,有没有趁我不在,偷酒喝?
    她摇头,垂着脸:没有。
    包厢的气氛因陈子鱼的到来安静得诡异。
    陈子鱼一袭长长的风衣,整个人修长挺拔,树似的立在她身畔,眉眼清俊,气质优雅,脸上挂着笑,伸手和周立显说:你好,周董。
    你好。周立显同他握手。
    两人站在一处,平分秋se。
    陈子鱼笑了笑,抬头对周立显说:内人的事托付给您,麻烦您了。
    周立显请他落座。
    看到对面的她和他低声说话,他轻拍她放在腿上的手,俨然一副甜蜜小夫妻相。
    身旁的助理问他,周总,开什么酒。
    他听得清话,却无暇思考。微不可见的皱眉,脑子里全是陈子鱼适才的称呼--内人,这不是对已婚妻子的昵称么?
    助理又重复问了一遍。
    他一怔,应一声随便。
    助理讶然,随便是什么意思,倒叫他无从选择,知道陈子鱼身份不b寻常,叫侍应生开瓶最贵的。
    陈子鱼坐到她身畔,略微侧身和她说话:怎么生气了?我不该来么?
    她把密封的碗筷拆开,又重新倒茶,沾了沾筷子,再把碗筷推到他面前,说:我以为你很忙。
    陈子鱼说:我惦记你就开车过来,待会儿过了九点一个人打车回去,不安全,我送你回家。
    好在这时有男同事解除他们之间的尴尬,扬声问她:微微,原来你是已婚少妇啊?语意满含惋惜。
    她抬头正要回答,陈子鱼转过头,接话说:你看,一个姑娘单独在外多不容易,说什么少妇?忒难听。我可是护妻得厉害,来者是客,话说得不对,定要自罚一杯。
    啊?开个玩笑而已。
    说什么玩笑呢?我听着可不像玩笑。
    她在一旁小声说:子鱼,算了吧,不要较真。
    陈子鱼身t略微后仰,将头凑近她耳边,抬起头说:听到没?这姑娘度量多好。
    这话反而让出声的男同事下不来台,不知该怎么作答,自认倒霉,只好举杯,一仰而尽。
    对面的周立显说:少喝点,待会儿你可要开车回家。
    陈子鱼回头冲她笑了笑,便不再计较这事儿。他这一副霸道做派倒是迷昏了席上几位nv同事。
    有个小姑娘笑眯眯看着陈子鱼,捧着脸说:哇,忠犬啊忠犬,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忠犬。
    陈子鱼一怔,侧着身子,问她:忠犬是什么?
    她说:不知道。真不知道,忠犬没听说过,《忠犬八公》倒是看过,那是一条其貌不扬的秋田犬。
    陈子鱼以为他贸然来参加聚会,叫她生气了,紧闭了嘴,不说话。
    一路开车回家也是沉默,打开车门,她转身就走。
    他拉住她,沉声问: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她看他一眼,回过头
    --

- 御宅屋 https://www.b6d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