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节

圈养 作者:如水一方

      微没有回答她,看着她说:子鱼的事我会处理,不用麻烦你劳心。
    子墨眼神清冷:我知道你爷爷为了接助陈家上位,会让你来拉拢陈子鱼,陈子鱼其实也知道,他真的都知道真相,他明明知道你的ai很虚假很轻浮,仍是选择信任你,可你呢?子墨皱着眉:你看到更大的金主周立显以后,你就摒弃了你们十五年的ai情。苏微,你玷w了子鱼的ai情。冷漠地笑了笑:苏微,我现在就走,祝你和周立显新婚快乐。
    苏微的心一震,想出口说什么,子墨已经走进阖上门走出去了。
    刚下楼,子墨一脚踢向苏微越野车车门,警报器一下拉响,子墨一点儿不担心车主会迁怒于她,走到车前,泄愤似的,接连踢几脚,直到头脑渐渐冷静才停止动作。
    苏微站在窗边看着她发泄完,脸上平静无波,内心却被自责和愧疚的情绪狠狠冲击着,一直枯坐到凌晨才拨打陈子鱼手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
    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客厅内的ye晶屏电视上正播放国外的chenren礼。少年少nv们为了迎接美好的十八岁在娱乐节目内大跳热舞。
    苏微想起她和陈子鱼的chenren礼。
    在陈子鱼chenren礼前一天,他即将作食道癌的切除手术。他悄悄拐带未成年的她到日本武道馆听久石让的音乐会。
    那时为《龙猫》全程配乐的作曲家久石让不满五十岁,穿着燕尾服指挥交响乐,满脸恭谨,笑起来,额头会堆砌好看的抬头纹。
    在舒缓的钢琴声中,陈子鱼转过头,和她说:微微,你看那些电影里得了癌症的人最后都si了,我是不是也要si了?
    这时,音乐厅的巨大电子屏幕瞬间亮了起来。
    《龙猫》中小妹的爸爸抱起小妹,大声道:我们一起大笑看看,可怕的东西就会跑光光了。
    晦暗不明的光线中,陈子鱼面容平静,眼神清澈,突然笑出声来:如果我si之前,你能答应做我nv朋友该多好。
    她笑着转过头,继续听音乐会,只当做没听到他说话。
    十八岁,多么美好的门槛,好像只要踏入十八这个门槛,一切禁忌都会展开。
    到了chenren礼那天,交通广播网四处播报寻找b型rhyx血,说是有人车祸急需用血。她坐在用来陈子鱼的越野车内,听到播报后,笑了笑:子鱼,我要去献血。
    开什么玩笑,你这么瘦还去ch0u血,不行。
    你不送我去,我可以自个儿打车去。她威胁道。
    最后的最后,陈子鱼眼看着她被ch0u出400cc的血量,和她赌气说:苏微,好人没好报的。
    谁说的,要是对方是nv孩子,以后我山穷水尽时可以找到她,名正言顺地让她接济我,如果对方是漂亮的男生,说不定我可以嫁给他呢。
    浑说!陈子鱼赏她一个爆栗。
    此时,苏微只觉心里一片空旷,很不真实,极有可能是因疼痛而变得麻木不仁。她拨通爷爷苏有民的电话。
    接通后,苏有民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找我。
    她眼泪忽然之间滚落下来:请您帮我找个人,帮我找到陈子鱼。
    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
    **
    直升飞机降落在远郊的一处悬崖边,那里长满枯瘦灰败的树木,冷风在耳边咆哮。
    陈子鱼的阿斯顿马丁停在这里,车头凌空悬挂在悬崖上,车底的茅草被压得倒伏,车门大喇喇地开着。
    周立显看着半跪在崖边的她,问:如果陈子鱼从这里跳下去了,你会和他一起殉情么?
    12.婚讯
    苏微为找陈子鱼多方联系,整夜未眠。阿姨端饭上楼叫她,她不理,没胃口,吃不下去,心里只有陈子鱼:现在陈子鱼怎样了?有没有吃饱穿暖?是不是躲在酒吧买醉?是否安全?
    她越是惦记陈子鱼她心中的歉疚越深,她的不安和忧虑全写在脸上。
    收到快递送来的结婚礼服时,阿姨说:全是镶钻的,看起来很贵,你穿起来一定非常漂亮。
    苏微怅然地笑了笑,这时候的陈子鱼究竟在做什么?
    一定恨透了她。要取消婚约,要和她老si不相往来?
    想到这里,她的笑容僵在嘴角。
    阿姨给博美也准备好食物,冲她点了点头就转身下楼。
    博美吃完后,一直温驯地躺在她脚边。
    电视机墙上播放着昆汀塔l蒂诺导演的电影《杀sib尔》:新娘要脱离半生效力的组织,在礼堂结婚,新娘告诉前来观礼的b尔说:我的孩子是你的。b尔枪杀了新娘。四个月后,新娘醒来,展开疯狂复仇。
    苏微当时抱着博美在贵妃椅上玩,时不时抬头就能看到荧屏上的新娘乌玛瞪着一双嗜血的漂亮蓝眼睛行凶时所到之处尸t遍地鲜血喷薄。
    初见乌玛的那双眼让她想到陈子鱼,同样的沉静温暖,那是属于过去的陈子鱼。
    一大早起床刷牙的时候,她想:一定要找到陈子鱼,他是她的全部。
    可事实上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走路都在打漂,就这么漂到车库一头撞上车门时她也不觉得痛,r0u了r0u脑门继续开车。车在胡同口被周立显堵住了。
    周立显敲了敲车窗,她把车窗降下来方便听清他说话。
    周立显说:下来。
    有事快说。她很明显不愿意见到他。
    你已经一天没休息了,这样开车很危险,知不知道?
    她点头说:知道了。关上车窗,继续沿着导航仪路线驱车前行。
    他说他的,她听不听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周立显嘴里低咒几句,默默驱车跟上她。
    她到陈子鱼独居的公寓,这个地方她来过很多次,她也有陈子鱼亲手交给她的钥匙,可打开门后,里面空空荡荡的,陈子鱼已经不在了,地板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她起身到卫生间找了拖把,准备重新清扫一次。
    苏微,你这样有意思么?真正ai你的人会接受你的一切。陈子鱼,他不ai你。周立显终于是沉不住气了。
    苏微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抬起手臂阻止他说下去,继而按了免提键。
    子鱼昨天傍晚在第一人民医院出现过。电话那端苏有民说。
    她收线后开始往楼下跑,心里很着急:子鱼去医院做什么?子鱼到底出了什么事?
    现在是六月,感冒发烧的病人好像特别多,医院走廊里的座位上坐满了正在输ye的病人,苏微的眼神在他们中穿梭,希望能找到陈子鱼,中途因没看路撞到一位护士,低声下气道歉后仍然惹来一通斥责。
    周立显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带她到住院部的医师办公室。
    一个年老瘦削的主任医师,见到周立显后露出兴致b0b0的笑:立显,你怎么来了?
    周立显冲他笑笑:老师,我来找人。
    谁啊?
    昨天傍晚五点到七点间,请问您这儿有没有收留过一个叫陈子鱼的病人?苏微趁周立显不说话的空挡,立即上前cha话。
    那位老人神情古怪地看她一眼,走到座位边翻了翻昨天的值班记录,却抬头冲周立显说:是有这么一个人被收留过,档案上记录是车祸,有些轻微脑震荡,醒来后拔掉输ye管逃走。
    逃去哪了?她上前一步,继续追问。
    当时他满头是血,昏倒街头的样子很可怜才好心收留他,没想到他才吊完一瓶水就逃了。
    主任医师的办公室内一时间安静极了,苏微心里惴惴不安的,低头能听到心脏急剧地跳动,说了声谢谢,一言不发走出去。
    这一天就在寻人中渡过。
    第二天有小雨,她起个大早,取了报纸边吃早餐边看报,却被娱乐头版的新闻惊呆了。
    写的是一起桃se新闻,为了印证新闻的真实x甚至登了周立显和她的偷拍照,照片的背景是在夜晚,周立显穿浴衣来为她开门。
    她突然站起身,叫阿姨名字。
    阿姨问她有事吗?
    她说她需要今天的报纸,越多越好。
    参与报道的多是几家二线传媒,新闻中对她的行为皆是口诛笔伐,声讨她品行不检,说她心机深沉,看中周立显背后的家世,抛弃旧ai陈子鱼,夜晚上门g引周立显。
    也有报纸写上学时的她,生x愚蠢,x格古怪,成绩非常差,和异x早恋,甚至通过裙带关系挤进a大……
    苏微若无其事地看完报纸,脑子里却嗡嗡作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直到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依旧是爷爷苏有民的号码。
    苏有民说:子鱼在武警医院……微微,婚姻的事勉强不得。
    **
    病房里很安静,陈子鱼手背上cha着点滴,面容安静,病床柜上的加sh器散出白白的雾,空气愈发sh润了。
    子墨看到她后,两步踱到她面前,像是宣布独占一般:我b你先找到他。
    苏微抬眼看她:那又怎样。
    我找到他时,他在酒吧和人打架,子墨说:苏微,你是他未婚妻,可你自个儿想想,你对不起这个称呼么?
    苏微看着她,没有说话。
    新闻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他还坚持和你结婚,算了吧,你们即使真的结婚了,也不可能会幸福。
    苏微诧异地看她:那些新闻是你放出去的?
    子墨抬眼看她,挑着眉毛,笑起来:我早和子鱼说过,如果你对不起他,我会十倍报复你,苏微,你怕了么?你怕什么?无论对你做什么,我都是光明正大的来,至于你,你为什么那么害怕曝光?
    苏微张嘴要解释,可护士到门前轻声说:病人醒了。苏微开始往病房走,看到睁开眼的陈子鱼,面容疲惫,眼睛里有血丝,她心里忐忑不安起来,把手缩回袖子,狠狠捏手心,心想:这算什么?她又有什么脸面再次见他?在结婚前夕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已经被报纸传开了,这叫以后的他如何立足?
    陈子鱼声音嘶哑地唤了她名字:微微。
    她的心如同滚落的眼泪,低到尘埃里,被众人无情践踏,又安静等待他的发落。她颤抖着声音问:子鱼,你不恨我?
    我原谅你……微微,你必须成为我陈子鱼的nv人,这一生都是。
    苏微的心纠结在一起,她抬头对陈子鱼笑,那笑容尚未来得及绽开,眼泪就已落下来,落到她紧箍在一起的手面上,滚烫滚烫的。
    陈子鱼看着她,依旧是笑。
    回程的路上,苏微想起周立显的话真正ai你的人会接受你的一切。那么陈子鱼是ai她的吧。一个男人肯为心ai的nv人接受背叛,接受不堪的名声,接受毁誉的事。只要他是真心的,那便值得托付终生。
    苏微心里亦喜亦忧。
    **
    那些新闻并没有因为陈子鱼的再度出现而停止对她的挞伐,相反,倒是见她不回应,几家主流媒t开始相继刊登那组偷拍照,议论纷纷的舆论影响到苏有民名下的上市公司,gu价呈现跌落趋势。
    苏有民不得已,回到国内举办酒会招待记者。
    苏微挽着苏有民的手臂在会场穿行,接受注目礼的同时也接受小声的指点和批评。
    她今天穿的是白se裙装,陈子鱼找设计师特地订做的,剪裁得t,只露出jing致的锁骨,连手臂的位置都用纯白的镶钻手套遮住了,看不到一点儿lu0*露的皮肤。
    苏微上主席台为苏有民调麦,继而搀扶着年长的苏有民一步步走上主席台。
    苏有民在话筒前说:苏家的nv婿未来必须从事制药,必须和苏家医宗诊所签订终身合作,娶孙nv苏微进门的同时会得到苏家百分之三十的gu份。
    只要从事制药,苏家医宗和苏微这个美人,一举三得。有记者交头接耳的说。
    苏微在餐桌前夹菜,往嘴里送,听到这句话y生生噎住了。
    忽然间一杯水递到她面前:至于那么惊讶么?你爷爷也是为你好。周立显在她身后说。
    她笑了笑,抱住杯子往嘴里灌水。周立显的手放到她后背上,隔着单薄的裙装,轻拍了两下,瞬间她的肢t有些僵y。
    苏有民又说:两个月前,安宇集团的执行董事和苏家签订合作,按照最初约定,下个月周立显可与我共同治理苏家医宗。
    玻璃杯从苏微的手中滑落,滚到红地毯上,苏微看着周立显,冷笑一声,什么话也不说。
    这时,摄影镜头纷纷投向他们。
    苏微,周立显突然笑起来,揽着她的腰,轻推她,面向镜头:恭喜你,你要结婚了,难道你不高兴么?
    苏微眼睛里满是敌意,冷yan着一双眉,不肯开口。
    她早该知道,这一切都是策划好的,她早该知道他那晚要他,也在计划中。
    苏微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整个人好像活在一张网里,逃不出去,束手待毙。
    **
    酒会后,人散去。
    苏有民将车窗降下少许,看着苏微,说:微微,你要相信我,嫁给一个ai你的人,远b嫁给一个你ai的人要幸福。
    苏微哭红了眼,ch0u噎着说:我不喜欢周立显,我不要嫁给他。
    作者有话要说:555~昨天我生日,我家堂妹带了好多同学来闹,于是整天我都在为他们忙活,到了晚上十点想爬上来更新,堂妹说:姐,你又要熬夜?tat说得好像我上网熬夜是多大罪孽似的,只好等他们走了,我再更新。
    原谅我吧,亲ai的。
    没收藏《涩nv》的同学,点击收藏此文章 收藏一下。
    讨厌啦,我要撒花留言承诺三更
    13.回忆
    酒会后,人散去。
    苏有民将车窗降下少许,看着苏微,说:微微,你要相信我,嫁给一个ai你的人,远b嫁给一个你ai的人要幸福。
    苏微哭红了眼,ch0u噎着说:爷爷,我不喜欢周立显,我不要嫁给他。
    不可以,一言既出,金玉不移。
    苏微哭道:爷爷,到底是我重要,还是您的承诺重要?
    苏有民叹息一声,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劝慰她。
    苏微心里又急又气,跺跺脚,说了一句:我不嫁周立显。,转身就逃。
    苏微脚步未停,一路跑去,冷不防,被面前一个挺拔修长的背影吓一跳。
    那人是周立显。
    踱步到她面前,屏息凝神,冷冷看她,声音平
    --

- 御宅屋 https://www.b6d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