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节

圈养 作者:如水一方

      可用于生产玻璃、肥皂以及一些日用品和药品。生长在苏格兰水域内,那块水域被一个来自浙江的神秘富翁买断。
    因为克尔普生在水位高的地方,一天被海水淹没两次,培植克尔普难度非常大,本地苏格兰人很少培植,最后由苏家医宗决定培植。
    不过苏家和那个富翁似乎很要好,那个富翁免费提供了水域给苏家。
    但从今天开始,陈家宣布,将会像收麦地租金那样,向种植克尔普的水域收取地租。
    这表示陈家开始反击苏家私下悔婚。
    接下来,苏家只有两条路走:第一,交租,继续种植。第二,放弃克尔普和水域,收拾包袱走人。
    你没有想过第三种可能x?中午,周立显打电话来和她说这事,以你爷爷的x格,老实缴纳高额地租不太可能,放弃克尔普离开苏格兰,更不可能。
    那怎么办?
    你想知道?
    你在卖官司?苏微问。
    你要贿赂我,我才能告诉你。
    以你的条件,你还需要我贿赂你什么?
    是啊,我不缺钱,周立显说,所以对待我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酒囊饭袋,最好的方法是se*诱。
    你!!真是让人无语……条件不允许,我也没兴致,周立显,我还是给你钱吧。
    我很贵的。周立显在电话那头说。
    苏微笑了,我知道你不贱。
    周立显听着她这话,特别扭,唉,我说姑娘,好好一句话怎么从你嘴里出来像是骂人啊?
    你也不笨。苏微说完就挂断电话,看了手机屏幕,通话时长:5分34秒。
    **
    周立显收线后,怔了怔,抬头问身旁的助理,你nv朋友是不是特小气?
    不,我还没有nv朋友。高个子一脸英气的男助理回答他。
    你该给自己找个伴儿了,周立显说,那样不会寂寞,睡觉时抱着也舒服。
    呃……
    形容nv孩子小心眼的词语有那些?周立显问坐在他对面的nv助理。
    您不知道?
    我脑海中白茫茫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
    你很快乐,恭喜你,周董。
    我一点儿也不快乐,刚刚我被拒绝了,是那边主动挂断电话,她还骂了我。
    你喜欢她?
    是的。周立显回答。
    你让她不高兴了?
    周立显想一想,应该没有吧……他也不是很肯定。
    那就是她遇到了麻烦?
    应该是,她遇到麻烦,怎么可以把气撒到我身上?我何其无辜啊!
    消气。消气。消气。nv助理安抚他说,形容一个nv孩小心眼的词语:贪吝成x、小肚j肠、一毛不拔、锱铢必较……声音顿了顿,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还有,铁公j。
    周立显笑起来,你说得对,她是铁公j。
    作者有话要说:新婚,让他们甜蜜一段时间再nve。
    这是一个软弱nv一点点变强的故事,是he。
    告诉大家一个消息:这个文快v了,原本该昨天更新,昨天v,我推到了下周。下周一开始从二十章开始倒v,大家抓紧看。
    如水牺牲逛街、聚会、k歌、购物的时间来码字,真心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
    入v后这文不会坑,尽快完结,v当天会有双更。
    26.对b
    周立显把手机内苏微的号码命名为铁公j。这个名字既能表明苏微在请他吃早餐只答应给十块钱时的吝啬,又能有效地证明此人挂断他电话时的小心眼,而且还赋予现实意义。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和苏微最相称不过。
    暗地里给苏微确定这个名字后,过不久,该下班了。他去接苏微。
    苏微的诊所在二环内,要进去,麻烦很多,需要出示证件,需要登记。在华盛顿,要见苏有民那只老狐狸,除了这些手续,还得站到仪器前接受扫描。
    不过,他现在是去接他的ai妻,不需要这些麻烦而琐碎的手续,只要看到他那车的车牌号就会立马放行,然后一路接受瞩目,走入问诊室。
    我觉得你不用特地开百万多的车子来接我,难道你不觉得这样不合适?苏微看了他一眼,说。
    有什么不合适的?他们说话时,问诊室还有病人在。他要保持风度,所以,走上去,微微弯身,优雅淡定的笑了笑。
    苏微没有回答他,追问病人几个问题,想了想,开了药方,让病人去拿药。
    做完这一切,大概需要三分钟,周立显就这么g站着三分钟。
    等病人走了,周立显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座椅上的她,唉,我吃醋了,我连你的病人都不如。
    你又没生病。苏微对他突如其来的亲密感到诧异,身子僵y了下,回答他说。
    好了,咱们暂时不提这个,为什么我来接你,你拒绝我?
    你开着百来万的车子到小诊所接我,你不会觉得太过招摇?
    怎么会招摇?周立显看着她,微微笑说,以前,你坐陈子鱼的阿斯顿马丁时,怎么没见你嫌弃陈子鱼招摇过市?说完这话后,周立显就后悔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么禁忌的事儿,他竟会冲口而出。可说出口的话就像开弓s出去的箭,由不得他回头。
    苏微笑了一下,没有回头看他,好像完全不在意他故意提起陈子鱼。
    之后,他们的谈话就此留下一片空白。
    七月的仲夏,夏夜渐渐变长,白天变短,蝉鸣声响了一整夜,让人感到特别聒噪,到了早晨七点,天气渐渐热起来,整个北京城好像被放置到蒸笼里,只要走出去,迎面是沙尘,天气酷热且g涩。
    临行前,周立显作出妥协,把车钥匙交给她,好吧,如果我有空的话,我尽量换个不扎眼的车去接你,要是我走不开,你就自个儿开车回家。
    苏微在他双唇上吻了一下,谢谢。拿了车钥匙,到地下车库取车,单独驱车去上班。
    接下来便是有条不紊的问诊。要么安静的坐着,要么喝杯茶,继续工作。没任何人前来打搅她,一来,这个中医诊所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未来的老板,二来,她在上班时间从不找人主动说话。
    中午时,苏微驱车准备回到自家的院子看博美犬,下了高架桥,转个弯,有个小道直达家门,她今天准备走近路,开着车慢腾腾地转弯时,忽然之间嘭地一声,前方一辆摩托车和她发生碰撞。
    她赶紧下车察看,组装的哈雷,撞坏了她私家车的保险杠,贴着巷子的右侧倒着一个人,戴着头盔,身着深蓝se的赛车服,一动不动趴在那儿。
    片刻后,那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只露出一双桀骜的眼,喂,你怎么开车的?没长眼睛啊?
    苏微立刻懵了,脑筋却转得飞快,她想:要是周立显遇到这事儿会怎么办?
    那人拿掉安全帽,擦了擦头上的血,走过去扶哈雷,看到车头那儿被蹭掉了几块漆,张嘴爆一句粗口,推着车颤颤巍巍走几步,噗通一声晕到地上。
    这边的堵塞致使后面的人越来越多,渐渐有人下车,靠拢过来。
    苏微心想,麻烦了!只好主动拨打120急救。
    真是倒霉!为这人请了半天假。挂号的时候,翻遍这人全身才找到身份证,叫林维凯。
    苏微叹口气,坐到病床前等林维凯醒来。
    下午三点多时,林维凯才幽幽醒转过来。
    苏微看着他眼睛,我真没看到你开车过来,要是我注意到,一定会刹车……我希望,我们能私了这事儿。
    林维凯抚着额头挣扎着起身,声音虚弱地问,现在几点了?
    三点五十五分。
    谁他妈让你送我来医院的?你不知道老子时间宝贵啊?!话一说完,就见他拔掉吊水针头,翻身下床,穿着拖鞋火急火燎冲出去。
    苏微心里那个气啊,张口要数落他,人已经不见了,医生来查房时问到她,结果她还被医生无辜地数落一顿,y是噎得她讲不出任何话还嘴。
    您知道患者折断了肋骨,还有些轻微脑震荡,您这么放他出去,要是有个万一好歹的,谁负责?
    苏微不得不说,不好意思,我已经尽力挽回了,我是个中医,我尽量去找他。
    口头上是这么应承下来了,回到诊所,苏微就yan奉y违,准备把这事儿忘了。
    下了班,到家时,周立显见她一张苦瓜脸,问她,怎么了?谁得罪你了?
    苏微手握成拳头,咬牙道,以后,我再也不做好人了!
    周立显哈地一声笑起来:做好人,伤神伤心又伤身,吃力不讨好,亲ai的,欢迎你加入伪君子联盟。
    我才不呢!
    长见识了,到底是谁啊?让你这么恼火。我很好奇,你这一天接待病人少说也有几十个,看你平时不温不火的样子,实在想不通是谁能惹毛你。周立显笑说。
    都怪我多管闲事,别人避之不及,我还y往上凑,真是气si了!
    周立显摆弄筷子,生气可大发了,不值得,赶紧过来吃饭,多吃一碗,保准你能忘了这事儿。
    你做的饭?
    我买的。周立显老实交代道。
    接下来,吃完饭,该刷碗的刷碗,该拖地的拖地,到时间就洗澡准备睡觉。
    到了九点时,苏微接到一通电话,号码很熟悉,是苏有民的。
    爷爷。
    最近过得好吗?微微。
    还好,您呢?
    好,你要是没事别忘来看看我这老人家。
    嗯。
    这时,周立显冲完澡,凑过来问,谁啊?
    她用口型回说,是爷爷。
    周小子在么?苏有民在电话那端问。
    在,您稍等。苏微应着,将听筒递给周立显。
    之后,依旧是爷爷说着,周立显一句一句应着。
    挂断电话后,周立显面se如常。
    苏微问,爷爷有事么?
    没事,周立显将手放到她肩膀,推着她走向卧室,哎,你已经六天了,姐妹还没走么?
    苏微皱着眉,没办法,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你会不会针灸?
    你问这个g什么?
    有没有一个x位,只要封闭那个x位,以后你姐妹就不会来了,这多好。周立显说。
    这个……我没研究过。
    周立显将她推到床上躺着,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深不见底的眼眸紧盯着她。
    在他炙热的目光下,苏微全身动弹不得。
    周立显开始伸手解她的衣扣,夫妻间做*ai是很平常的事,你别用那种看se*狼的眼光紧盯我,好像我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
    还是你不想在床上,想换个地方?周立显问。
    苏微看着他,说,我没有想这种事。
    那你在生气?
    什么?
    气我和你提陈子鱼?
    没有。
    周立显拿一双狭长的凤目,看了她好一会儿,方说,好吧,是我羡慕嫉妒恨,我太逊了,还把他当做是我们之间的禁忌。
    禁忌?
    不能碰,不能提,遇到这人要么躲开要么撵他走。
    你想多了。
    周立显低下头,捧着她的脸,你真乖,就为这个,我也得奖励你。说着,嘴巴贴上来,鼻尖摩擦着她面颊,唇舌相交,牙齿沿着x口,落到x口的红蕊,咬着它慢条斯理地厮磨着。
    苏微忍不住晃动身t,试图摆脱x口的炽热。
    周立显伸出手,扣住她被子下的双手,腾出嘴巴,不行,现在不准你离开。
    可x口的温度越来越高,被他含在嘴里分外不舒服,越是想要摆脱越是想宣泄出声。……嗯……
    周立显喘息着,这几天,我一直在等你,知不知道?
    ……嗯……
    **
    清晨,苏微被手机中的定时闹钟吵醒。
    大片的日光透过玻璃窗照s到绒毛地毯上,苏微在被子里打了个哈气,r0u了r0u眼睛,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周立显推门而入,一身条纹的休闲西装,眯着眼,看着她笑。
    那种目光让苏微心头涌上怪异的感觉,夜间的一幕幕如跳跃的画面,在她脑海中渐隐渐入……周立显的双唇吻遍了她全身每一寸皮肤。
    周立显走到床边,坐到床上,支起手臂,吻她,早啊,该起床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你做的?
    不,又要让你失望了,我买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在滚图上推着,榜单太好,提前v。不要怪我,我尽量多更新弥补大家,今天有双更,这是第一更。
    27.交易
    饭桌上摆放着两份报纸,苏微吃完饭,拿起来看,内置的彩se头版头条是陈子鱼出任锦渊制药新任理事的新闻。
    被花篮包围的会场,背后有巨大的ye晶显示屏,陈子鱼站到主席台前,记者只抓拍了这个侧面:笔直的身材,好看的轮廓,清晰的五官,温柔节制的笑容。
    和过去相b,很不一样。
    新任理事宣布收回锦渊制药之前赠送给苏氏医宗百分之四点五的菲尔制造业gu份。
    菲尔制造业,主要生产和加工腌鱼、鲸须、鲸油、鲸脂,是欧洲唯一向欧盟各国提供捕鱼制品的华人公司,在华商界拥有最高的声望和号召力。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苏有民会损失每月上万英镑的净收入。
    这人真有意思,说翻脸就翻脸,一刀两断,g脆利落,完全不顾情面,周立显拿眼斜斜地看她,不过,你爷爷那只老狐狸怎么可能束手待毙。
    苏微看他一眼,不认同道,你怎么这么叫我爷爷?老狐狸?这不太好。
    不,微微,这是尊称,这世界上没有b苏有民更狡猾的人,周立显望着她,想了想,说,历史上最富有的三个国家,古埃及、印度、中国,在制造业和农业方面领先于任何国家,但是,古埃及人和印度人都对海洋有一种敬畏的迷信心理,所以贸易并不发达,他们只能用劳作的金银去交换生活必需品,中国也是,除了唯一的丝绸之路,对外贸易一项很冷门。改革开放以后,你爷爷是第一个用中药换取美元的人。他还把中医诊所开到华盛顿,把中医保健品运往ai丁堡和苏格兰,你以为他会这么轻易被打倒?
    听你这么说,好像他b我想象中更强大。
    周立显回她一个理所当然的眼神:克尔普地租的
    --

- 御宅屋 https://www.b6d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