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梅兰竹菊(1)

汉食珍馔恋未央 作者:辛陨御

      第53章梅兰竹菊(1)
    在漫天纷飞的花瓣雨的开场之后,万花宴正式的拉开了帷幕。开场的歌舞迎来了满堂的喝彩,唯独闫三娘对这些节目,没有丝毫的兴趣。她心急如焚的穿梭在宾之中,又给每一间雅阁都亲自送了茶水和果子,却依旧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真是见了鬼了,圣旨下午就到了,可是这位云王爷和鲁元公主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宫里说鲁元公主早已出了宫,按照时间来算,这两位贵人也该到了。就连庄大人也帮着留意,但确实是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正在闫三娘焦头烂额的时候,邓玄从一边晃晃的走了过来。
    “三娘,这么好的节目不看,在这忙活什么呢?”邓玄问道。
    “我的邓大公子,节目好看,您就回去您的雅阁好好的观赏,别跟我这儿添乱,这会子我可没空关照你。”闫三娘没好气的说。
    “我知道,您这是……找贵人吧?”邓玄神神秘秘的说,“不瞒您说,这贵人,就在我的雅阁里。”
    “你是说云王……”
    “云公子和鲁小姐!”邓玄纠正道,“不错,正在我的雅阁呢。不过贵人说了,就不要声张了,等会儿有什么需要我过来取就是了。哎,难为我这个大少爷了,还得给人做端茶倒水的活儿。”邓玄说着,接过了闫三娘手里的果子和茶水,朝着自己的雅阁走了过去。闫三娘本来想要追上去,但是转念想想又算了,毕竟贵人没有召见,也确实不宜张扬。
    闫三娘在邓玄身后气的跺了下脚,这家伙,害我找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告诉我。
    楼下这个时候热闹的很,正在台上献舞的是霓芸,她今天梳起那款戚夫人最喜欢的发式,身着一身淡淡的紫色的舞裙,长舒广袖,翩然起舞。
    今天这一曲舞蹈名叫魅影,舞曲悠扬,乐曲中带着一丝丝的魅惑,再加上霓芸纤细柔软的腰肢,旋转飞舞的魅紫色舞裙,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她恍若一只舞动在众人面前的小妖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大厅之中忽然变得一片嘈杂,有欢呼的,有吹着口哨的,更有甚者便要吆喝着冲上台去,在这样的美人面前,所有的男人的本性全都暴露无遗,他们恨不得一把揭掉自己脸上的面具,冲上台去把这个小妖精撕的粉碎。霓芸在心中窃喜,这就是自己正想要的结果,这样的轰动效果,可不是谁都能带来的。
    闫三娘在楼上啐了一口,她最是看不惯霓芸的做派,现在场子这般失控,万一得罪了那两位贵人,可要怎么办才好。同样不开心的还有鲁元公主,她被安排坐在雅阁的最里面,哪儿也不能去,这会儿只能嘟着嘴,对着面前的一碟果子发脾气。
    “这些人吆喝什么?底下跳舞的这个也没见的好看到哪里去,狐狸精。”鲁元喊了一句。
    “鲁元!”子筵低声呵斥了一句,“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在这样以后可不带你出来了。”
    “知道了。”鲁元委屈的眼睛都红了,“谁让她梳那个发髻了,和父皇身边的那个狐狸精一模一样。”
    “发式?”子筵倒是没有注意,除了那位,剩下的人在他眼里都是没有颜色的,此时听了鲁元的话,他才多看了两眼底下的那个舞娘,确实,她头上的发髻款式是戚夫人素日里常梳的,难怪第一眼看上去有些眼熟。
    “要是论长相,她还不如今天下午后院子里那个姐姐生的好看呢。”鲁元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眼看着楼下的厅里就要反了天了,乐曲声到这里却戛然而止,霓芸昂着头,提着裙摆,回了一礼,便飘飘然走下了舞台。她假装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那强上的鲜花榜,胸有成竹,心说这回的花魁算是稳了,日后这琼音阁的台柱子,也该换人了。
    “奇怪了,平日里看到美女眼睛都放光的你,今天倒是表现的有些淡定了。”炎凉问身边的邓玄说。如果说平日就不近女色的子筵能够淡然处之,还说的过去,邓玄也这么淡定,可是太反常了。
    “不过都是些庸脂俗粉罢了。”邓玄淡淡的说。之前闫三娘和扶柳都跟自己说,这万花宴最后一天会有一个大惊喜,可是现在这霓芸的魅影舞已经是最后一曲,一切依旧是老一套,没见什么稀罕的。
    此时的后台,未央蒙着面纱等在了那里,下一个环节,她要为大家奉茶,然后揭晓今晚的四道压轴菜式,心情难免有些忐忑。
    “你就穿这个上台?”锦鸢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看了看未央的长裙,一麻的素色,实在是简朴了些。“给,还有时间,把这个换上吧。”锦鸢递过来一件舞衣,这是锦鸢曾经压箱底的舞衣,轻易从来都不示人的。这件舞衣的名字叫茶语,从上自下,由纯白色渐渐的变至青绿色,这件衣服的料子来之不易,整个咸阳城也就只有这么一件。
    “锦鸢,你这是……”未央从扶柳那边听说过这件舞衣,知道锦鸢曾经穿着它,一舞动京城。
    “好歹你也是替我姐姐上台的,我们欠你的。”锦鸢说完转身走开了。
    台上已经开始有司仪说起了穿场词,闵儿帮着未央换好了舞衣,“我天,小姐,您现在实在是太美了,要不是蒙着面纱,我可能真的会觉得,觉得是……仙女下凡了。”
    “好啦,净会耍贫嘴,你赶紧去后面看着吧,等会儿菜式就要上桌了。”未央吩咐道。
    和刚刚结束的那一曲魅影不同,这次的音乐声音悠扬,琴瑟婉转,如泣如诉,温婉雅致,原本都以为刚才那一曲已经是最后一个节目的人们,此时听到乐声,又全都重新打起了精神。让众人更加出乎意料的是,这抚琴的人,正是闫三娘本人,三娘的琴艺向来不会轻易展露,便是连邓玄和子筵也都站起身,站在了雅阁的门前,屏息静闻。
    未央听到这曲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迈步走上了舞台。
    --

- 御宅屋 https://www.b6d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