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嗜月江湖 作者:13如风

      浩瀚宇宙,众多星球各自旋转,其中,某个蓝色的星球上,孕育着万千生命。
    在这个星球上有水域和陆地,因地心引力使星球不断的运行变化,数万年后,陆地分为五大块,这五大块被命名为五大洲,分别叫云洲、海洲、陆洲、星云洲、谷洲。其中最为强盛的两个洲分别是星云洲、陆洲,其他三洲云洲、谷洲、海洲实力旗鼓相当,洲域上盛行修行,千万土地上修行法门不同,但究其根本都需顺应天时气运的变化规律。
    且洲域上有许多远古留传下来的古老家族,散落在各大洲。在陆地上,还有许多地方不曾为外人涉足,甚至透着些神秘。
    谷洲,是五大洲粮食最富庶之地,皆因地域多山脉水田。谷洲有五大地脉,按方位分为东西南北中,东部为柴州,南部为梓州,西北中分别为卢州、瑞州、奇州。
    在谷洲的一座稀少人烟的深山里,有一座不大不小的竹屋,竹屋四周围着篱笆,篱笆内搭了个小棚,只见一模样颇为沧桑之人,左手扶着陶罐,右手拿着宽竹条坐在一长条板凳上捣鼓,桌上摆放着一套茶具,一稚嫩少女只手拿着茶壶,一手拿着毛笔,在壶上左描又画,片刻,少女放下毛笔,看着壶上的画噗嗤一笑。
    那个不修边幅者伸长脖子一看,一副糟老头戏猫图,再仔细瞅瞅,不觉笑道,那糟老头外型不正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吗,“哈哈哈,好你个小月,画的还有些模样,不过可把老头这形象画的更糟了几分?”
    被称为小月的少女在心里吐着舌头,一本正经道:“老头,这你就不知道了,俗话说山人不可貌相,您看您多仙风道骨的,是再潇洒不过的,你这模样算是不错的了,嘻嘻”
    “好好好,就你这张小嘴会辩”那人笑道,随后问“今天老头给你做几道拿手好菜,想吃些什么,我这就开灶去”
    “想吃烤山鸡、清蒸桂鱼、滑溜菌菇……”
    长者名为唐斋,年龄不详,只因其样貌不修边幅,是以从外貌上看,颇为老气,身边一女娃名为唐小月,是被唐斋捡回来的婴儿,因不知其姓名,干脆随了自己姓唐,又因捡回来当天,满月当空,所以取名为小月。
    随着小月慢慢长大,从书籍中得知沧桑样貌者为长者,老者,因为也无对比,所以一直称呼唐斋为老头,期初,被唐斋修理几回,仍是没起到效果,也就习以为常了。
    这俩人长期隐居山中,山中竹屋外部看似小巧,内里实则坚实、宽敞,竹屋后面是一片树林,林间药材丰盛,对研究药剂的人来说是一块宝地,屋前有条小溪,溪水清澈深浅不一,竹屋面向朝南,南面有山环绕,山间灵气充裕。每日唐小叶和唐斋一起上山采药,摘果,闲来卜卦,烹茶,好不自在。
    深夏,夜,星亮如黑曜石,在天上固定不变,实则悄然转移。
    晚饭过后,唐小月早早的睡下,唐斋坐在棚内的木凳上,一会摇头,一会叹息,近日来唐斋算得唐小月十五岁时,命格会与以往有所不同,虽然命定之事注定会发生,可是唐斋仍免不了担心。
    “嘿嘿,我又捉到只山鸡,又有鸡吃了,呼呼呼呼~”,“哎哟,调皮的猴子,我要追到你,呼呼呼呼~”,竹屋里不断传来唐小月的梦话,唐斋露出宠溺的神情,叹了口气,索性不去深思,负手渡着步子回竹屋去了。
    半月后……
    这天唐斋带着小月在林间采药,见一只灰毛兔子噗噗跳走,唐小月就想去捉捕,兔子左跑右跳灵活得紧,“就不相信我抓不到你”唐小月咬咬牙,设好了陷阱后,撸着袖子就跟着扑上去,“小兔子呀小兔子,一定要把你抓住晚上做成烤兔子,嘻嘻”
    边想着,唐小月擦了擦口水,继续加入捕兔行动中,追着追着,兔子追丢了,唐小月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出了林子,林外竟然花团锦簇,走了一会看见两个身披红色火焰图案并扣着帽子的人相对而坐,中间悬空浮着一顶丹炉,炉上发出一团金色光芒,一瞬间刺的人眼睛生疼。
    不一会,金色光芒逐渐暗淡直至消失,现出的东西呈金色兽型模样,金色小兽猛然抬头发出刺耳的叫声,只见那两人纷纷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唐小月正想过去探查俩人情况,小兽却突然睁开眼睛,眼中闪过金色弧线,随后抬起双蹄,向唐小月冲来,只见一道光钻进唐小月额间,唐小月只觉天旋地转,意识渐渐模糊,昏了过去。
    那边,唐斋闻声赶来,看到小月躺在地上,把脉发觉并无大碍,可是却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游走体内,让其疑惑不解,随后走到另外两人身边,发现那两人早已断气,从服饰上看似乎是玄宗之人,唐斋隐隐有些担心。
    “呼呼~”看着唐小月呼噜声不断,唐斋安慰一笑,心下石头渐渐落下,看着脉象虽有异常,却对身体并无害处,想来并无大碍。
    轻轻的给唐小月压了压被子,唐斋满眼宠溺的看向小月,随后起身向门外走去,窗外的月光照进屋内,柔和了满地。
    第二天初晨,唐小月伸了个懒腰,瞬间觉得浑身充满力气,走到屋外,对着临屋大声喊道“开早饭啦”,不一会,唐斋揉着眼睛,冲着唐小月龇牙咧嘴道:“你个小乖乖,打搅我一厢美梦,哈呼~”,唐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活动活动筋骨,从侧边,传来一阵葱油饼的香味来,唐斋看到棚子底的桌子上放了两碟葱油饼。
    “好你个小乖乖,可馋死我了”,唐斋坐下就着饼喝粥,唐小月也跟着吃了起来。面前谷色清幽,溪水,好不一番美意。
    十五年前,唐斋四处游历,彼时谷洲南部颇为动乱,郦郡位属于谷洲南部,正是战火凶猛之地,百姓颠沛流离,日日食不果腹,荒山野地皆尸骨,实在是惨不忍睹。
    偏巧这时,唐斋路过一村落,村子里外破旧蒙尘,一声嘹亮的啼哭声震破天际,寻了遍,发现一女婴竟悬挂在一破屋的悬梁上,至此便被唐斋给捡了回去,因无名无姓,便跟着唐斋姓,又因当晚月正满圆,以此取名唐小月。
    --

- 御宅屋 https://www.b6d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