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沉疴 作者:在寒

      晚上,叶沉来接她,远远的,就见她捧了一堆东西。
    待近了,他要帮她时,才知道是些零食、小玩意儿,还有几朵纸扎的花。
    “学生送的?”
    “嗯,办公室还堆了很多。”
    叶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男生nv生?”
    他接过去大半,她才空得出手来,捏了捏他的脸:“都有。”
    叶沉作势要撒手,刘珂拦住他:“等等等,别扔啊,学生的心意呢。”
    途径一家便利店时,叶沉向店老板要了两个塑料袋,将东西打包装好。
    刘珂来这家店买东西次数多,老板都认识了她,边帮叶沉装着袋,边打趣说:“刘老师,男朋友买这么多东西送你呀?”
    刘珂无奈地摆摆手,“哪里啊,学生送的,正吃醋着呢。”
    老板大笑:“男人嘛,心x宽广点。跟你支个招,屡试不爽。下次等刘老师上课时,找人送束花上去,那群小p孩就不敢打刘老师主意了。”
    叶沉想了想,“挺好。”他随手拿了包绿箭,付了钱,“老板,请你吃口香糖。”
    老板笑得不可自抑,“刘老师,你男朋友太有趣了。”
    刘珂:“……”
    第二天正上着课,突然有人敲门。
    刘珂没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以为是家长或行政领导。没想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花店的。
    “是刘老师吗?您未婚夫送来的花,还让我带一句话:‘红玫瑰的花语是,我ai你,每一天’。请签收一下。”
    天。
    她的课表是她一收到就发给他的,所以能正巧碰上她上课的时间,也不奇怪。但他真会做这种幼稚的事,她是万万没想到。
    刘珂转了转身,挡住身后学生的视线,签了名字,说:“帮忙把花送到隔壁办公室吧,谢谢。”
    就算及时处理掉了花,送花人说的话,前排的学生可都听见了。她再想继续讲课,他们也听不进了,满心只想挖八卦。
    刘珂心想,算了,满足他们一下吧。
    于是,她关了ppt,合上书,斜靠着讲台,说:“也没多久下课了,就说一点吧。大家要替我保密,不要说出去哦。”
    他们大声应着:“好!”
    “还有一点,现在你们这种年纪不适合恋ai,听了之后,不要瞎想有的没的。”
    “好!老师你快说吧!”
    他们这么期待,也不知是期待一个完美的ai情故事,还是纯粹想听她的私人八卦。
    她清了清喉咙,像他当时求婚时那样,有点紧张又拘谨:
    嗯……我b他大挺多的,他现在还在读大学。但是明明二十多岁了,还老像个小孩子。今天他送我花来呢,是因为另一个班的学生送我太多东西了,他见了吃醋,别人给他支招,说要在我上课时送花,结果他就真送了……
    他昨天中午跑来找我,想着一起吃顿饭,结果陪我吃麻辣烫,倒也吃得开心。
    他在丽江跟我求婚的时候,手忙脚乱的,就跪下去了,没想到磕到石头了,他也不哼一声,说话颠三倒四的,说着说着,就没了音。场景真是……狼狈。回去才发现膝盖磕破了皮,渗了血。多傻啊。
    他不在,听不到,我就大胆揣测几句吧。他对我,应该也是早恋?十几岁的时候,我遇上他,我问他,需不需要帮忙。我那时候没想到,有可能要帮一辈子忙了。
    有个学期放假的前一天,他抱了我,很简单的一个拥抱,为的谢我。那个时候,我真的,就是像大姐姐一样回抱他。张黎看见了,词严义正地骂我,问我明不明白这会害了他。是啊,读高中呢,多大的一个转折点。后来我尽量的,能不打扰他就不打扰。
    二十岁时,他先说“教师节快乐”,再问我能不能陪我久一点。
    我前两年在支教,一逢小长假,不是我回来,就是他跑去找我。坐几个小时大巴,也待不了多久,有时就聊聊天,
    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太多细节了,记得再多,也没办法一一叙述。
    世上的ai情都千篇一律,也形形sese。
    愿你们也能在合适的年纪,遇上合适的人。男生要懂照顾nv生,nv生也要懂t贴男生。不要太只想着自己,也不要一门心思为对方付出,而忘了自我。
    ai情不是说让你借机索取,或是显摆,是让你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好了,今天啰嗦了点,就说到这里。下课。
    她拔了u盘,抱了书,在鼓掌声中走出教室门,正要折去办公室,猝不及防看到那个倚靠在墙上的男人。
    他一脸和煦的笑意,眉眼弯弯,眼中映着金se的yan光。
    所以,他刚才一直在外面听着?
    而她吩咐要送去办公室的花,此时此刻正被他捧在怀里,殷红的玫瑰挂着水滴,兀自娇yanyu滴着。
    送花的人脱了鸭舌帽,站在叶沉旁边,有模有样地像英国绅士敬礼,冲她咧嘴一笑。
    明白了,这个所谓花店的,应该是他舍友之类,过来帮忙讨她欢心的吧?
    教室里早就沸腾了。她说得再多,也不如亲眼见到一场浪漫激动人心。
    更何况,故事中的男主人公突然从天而降,这种戏码,除了电视剧,还有哪里见得着?
    于是欢呼,鼓掌。有的,甚至叫出“亲一个”这样浮夸的喊声。
    走廊上人越围越多,刘珂没可奈何,只好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腕,想往办公室里避。
    岂料,他说:“再等等。”
    随着一声口哨,从楼下缓缓升起五彩缤纷的氢气球,一个,两个……每个球绳上都挂了纸牌,所以飞得并不快。楼上的学生伸长手去捞,取下纸牌看。笑声传遍了整栋楼。
    叶沉也捞了个球来,取下纸牌,念着:“我ai你,每一天。”
    好吧,她说错了,他有时还挺会浪漫的。HаǐTаиɡSんùщù.cOΜ
    --

- 御宅屋 https://www.b6d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