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公关的白月光13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作者:花柒酒

      *
    有了第一次上门。
    之后便有两次三次无数次。
    方晓自那天初次登门以后,几乎每一天都会一大早的便过来。
    所以这段时间早餐大都是三人一起吃的。
    阮卿卿依着白月光的人设,对此是乐见其成。
    她如今跟方晓已然是蜜里调油的状态。
    而相反的,仗着男主那对她近乎无底线的纵容,白月光对男主的态度是越发颖指气使了。
    比如直接要求男主给她洗脏衣服。
    直接向男主索要商铺、车子、更多的钱。
    对了,阮卿卿还特别自然的问男主有没有给她准备嫁妆,以及准备了多少嫁妆。
    还报了一个特别夸张的数字,说她嫁妆的价值不能低于这个数字。
    等等等等。
    而面对如此过分的白月光。
    男主依然是温和而宠溺的。
    仿佛他对白月光的感情,真得只是一个好哥哥对妹妹的亲情,而不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欲。
    他全盘接受了白月光的要求。
    脏衣服接手了,商铺车子钱也给了,连嫁妆都说他早早就开始准备了,等她结婚的时候会一并给她。
    价值要比她说的数字还要多。
    阮卿卿:“……”
    阮卿卿:“……”
    即便情绪寡淡如阮卿卿,也有种想摇司律脖子,帮他把脑袋里的水甩出来的冲动。
    她当时心中着实一言难尽。
    只是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
    初冬已至。
    越发冷了。
    原文里白月光最后是心脏病发作死的。
    也不知是不是白月光在那之前,心脏便隐隐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了,阮卿卿最近总是觉得疲惫。
    特别是白天,老是犯困想睡觉。
    提不起精神。
    好像整个人的精神气都被孱弱有毛病的心脏,不停吸走了一样。
    这日周末。
    外面寒风呼啸,伴随着瓢泼大雨。
    明明时至正午,屋内光线却非常昏暗,阮卿卿抱着抱枕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脚边坐着的,是一大早便上门的方晓。
    司律则单独坐在沙发的另一头。
    阮卿卿看着看着电视便不知不觉的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两个男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
    “你过分了。”
    手习惯性的轻轻贴在阮卿卿心口感受一会儿,方晓拧眉望向司律。
    这人可真有意思。
    迷奸还迷上瘾了。
    他真想让外面那些觉得他禁欲似佛,痴迷他痴迷到可以跪下来,像条狗一样汪汪叫讨好他的人好好看看!
    司律没有说话。
    他起身找来一条厚毛毯盖到阮卿卿身上,并将她不听话的几缕头发弄乖顺。
    方晓眉头拧得更深了。
    他很想把司律的手拍走,可他又不愿吵醒阮卿卿。
    于是乎方晓开始心堵。
    用眼神使劲地剜司律。
    司律:“……”
    司律终于甩了个眼神给方晓。
    少年眼中的怒火和郁气很盛,司律慢条斯理地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睨着紫发少年,清淡道:“我有分寸。”
    不等少年开口回怼,司律又开口:“方晓,你现在很喜欢卿卿是吧,我想知道,你的喜欢能持续多久?”
    “还有,方家是不会同意你跟卿卿结婚的吧,你想跟卿卿在一起的心有多坚定呢?”
    方晓愣住。
    半晌都没有开口。
    他、他回答不了。
    司律见状危险地眯了眯眼,他将少年上上下下挑剔的审视了一遍,情绪不明道:“你走吧,在你没想出来答复之前,不要再跟卿卿见面了。”
    --

- 御宅屋 https://www.b6d6.com